logo

11

2016-10

郭奎章專欄之九丨因為用更多的時間是在研究失敗。所以我們才活到今天

來源:瀏覽:1255發布時間:2016-10-11

filehelper_1476171917192_52.png

團隊更多的是在研究如何成功,而我更多的時間是在研究失敗


如果一個人說他沒經歷過失敗就能成功,這是不可能的。其實任何一個成功的人都是要經歷比別人更多次的失敗,差不多在每一次成長的過程中,都像推著石頭上山,每一次都奮力推上去,但是那個石頭又不斷的滾下來,然后我們又推上去,又再次給滾推下來。那個時候沒有成就感,只有沮喪和絕望,就感覺仿佛只有經歷了“九九八十一難”,才有可能把這個石頭推到山頂。就這樣我們一路走來,被打倒,爬起來,再被打倒再次爬起來,直到想打倒你的人都懼怕你了,知道再打倒你,你還會站起來,困難就會向你妥協,一個企業能夠成長,重要的是“堅韌”,把失敗當成自己的恥辱,在通過每次的失敗來不斷地去總結和調整,更重要的是愿意把別人的失敗拿來當自己的失敗來體會,這樣才能成功。

對于很多企業來講,老板一般都在沉浸在公司具體的事務運做中,這可能只會看到企業自己自身事務運籌的困難。解決眼前的問題,但很難看到方向,如果一家公司老板沒了方向,只是解決問題的能手,那你就成了救火運動員,每天疲于奔命,好像你每天都解決了很多問題,但公司確失去了方向,變成了老板做總經理的事,總經理做經理的事,經理做員工的事,員工談戰略的事,員工每天無事可做,只能背后議論公司戰略,公司亂成一團,企業老板要和團隊分工明確,團隊做己知的事,老扳要想未知的事,這些年我不在公司做具體工作,才有更多的時間全世界去看,更多時間用來研究其它企業的成敗;研究我們怎樣在經濟周期的震蕩時候不讓企業摔倒;這些全世界最好的企業和最差的企業是什么原因成功和失敗的?團隊更多的是在研究如何成功,老板更多的時間是在研究失敗。這也是我們活到今天的原因。

filehelper_1476171932916_2.png

我們做企業的目標是什么呢?


們做企業的目標是什么呢?這就要看我們自己把自己定義成為什么。如果你把自己定義為像灌樹叢,你會生長的很快,然后很快就會成為一個很蓬勃的植物,而且體量很大。但是灌樹叢永遠長不高,到了限度它就不再生長了。但是如果你要把自己定義為一顆參天的大樹,那你就要用耐心和時間去培育它,我們都知道,可能一顆參天大樹十年還長得很矮,但是過了20年、30年以后,它就有可能成為一顆參天大樹。這就是我們要選擇做誰?越優質的樹種,它的成長周期越長,成長的速度越慢。那些成長快的樹木確很脆弱,來一場大風即會被毀滅。我們寧愿做那個成長慢,但是堅實的企業。

filehelper_1476171944477_63.png

什么叫成功的企業呢?


什么叫成功的企業呢?就是等我們死那天,這個企業還在,那這就是成功的企業了。如果我們活著的時候,在一個短暫的時間內,成了中國的多少多少強,剎那間,成了一個很輝煌的企業,但是沒過三年以后就滅掉了,那不算是成功。記得在年輕的時候,當我們企業經營極度困難的時候,確實看很多成功人士的書,希望以這些成功的人為榜樣,激勵我們往前走。后來,企業走向了成功,而我看得更多的是那些研究失敗的的書,比如說2001年吳曉波《大敗局》,寫了大概有三十多個企業,是當年最輝煌的企業,他們是怎么失敗的,我把它作為教科書天天放在枕頭邊上。以此來告誡自己警醒《大敗局2》的時候書里不要有我們。07年又看看了吳曉波寫的《大敗局2》,又寫了大概有十幾家企業,都是近十幾年來非常輝煌的企業不幸列在其中,我又很僥幸的說,在這里還是沒有我,我們還僥幸地活著,希望曉波出《大敗局3》的時候,我們還在活著。

filehelper_1476171955516_51.png

郭奎章與《大敗局1-2》作者吳曉波

企業家的人生的幸福


對于今天來講,你說我們算不算成功,還不一定,因為我們的人生還沒有完結。這個公司也是有生命的,只有在我們人生完結的時候才能界定這個企業算不算成功。當然當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后,這個企業一定要衰敗的,這個是一定的,因為沒有一個企業是永生的,只是它距離衰敗的時間越長,給社會的貢獻度就越多越高。

filehelper_1476171966515_78.png

香蕉视频-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-香蕉视频无限次观看-向日葵视频app